首页 > 正文
保定哪里做韩式三点双眼皮好

保定隆胸的大概多少钱,保定哪家医院做处女膜修复手术好,保定波尿酸隆鼻多长时间,保定哪里有针灸丰胸的,保定无痕脱毛膏有哪些,保定埋线双眼皮的费用,保定脸上除毛要多少钱,保定双眼皮宽了好修复吗,保定哪里可以做冰点脱毛,保定丰胸手术得多少钱

  原标题:照抓不误!大学副校长退休后被判11年!他们都没能平安落地…

  今天,《检察日报》在其专题版面《反贪周刊》上,刊载了《这位大学副校长退休后因贪腐获刑》一文。这篇文章详细描写了2014年接受调查的的腐败罪行,纪检与司法机关侦办此案的过程,以及案件背后暴露出的问题,引起了“海运仓内参”(id:hycplb)的注意。

  李富山,曾经担任过山东省临沂大学的副校长一职,在“出事”之前,他已经以副厅级身份退休,成了一位在家多年的“闲人”。除了临沂大学副校长以外,他还曾历任山东省临沂市苍山县委书记,临沂市政府党组成员、市长助理,临沂大学党委委员等职。在他看来,自己已经退休,按理说应该已经“平安落地”,但是,纪委却扎扎实实地杀了一招“回马枪”,将这位已经离开工作岗位的“老虎”成功挑落在地。

  2014年8月29日,李富山被山东省纪委立案调查,省纪委于同年9月26日将此案移交山东省检察院。9月30日,山东省检察院指定济南市检察院管辖,该院于10月8日以涉嫌受贿罪对李富山立案侦查。最终,李富山案于8月14日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。济南中院对被告人李富山以贪污罪、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70万元。

  很久很久以前,李富山也曾是一位好党员,好干部。根据《检察日报》的报道:“这位老共产党员,在2003年以前,本是群众口碑极佳的好书记。那时的他担任苍山县委书记、临沂市罗庄区区委书记,兢兢业业、奋发有为,单位的同事对他的评价也很高。”

  然而,随着他的职位越来越高,权力越来越大,这位口碑极佳的“好书记”走向了堕落。2003年,他调任临沂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局长,上任才一两个月,就受到了不少商人的“追捧”,起初,他还想保持清廉,但很快就坚持不下去了。最终,在“帮朋友忙”的名义下,他收取了小时的同村好友,如今的地产商人李某的一笔贿款,并帮助其办理了一张土地证,从此,开启了他长达11年的贪腐之路。

  李富山回忆说,当时因为是第一次收钱,确实也惶恐过,但一想,这不算什么违纪违法的大事,后来也就没太放在心上。谁知,正是这次的帮忙彻底冲破了李富山的为官底线。从此,李富山在各个岗位上都开始大肆寻租敛财,在十八大以后仍不收手,最终遭遇了党纪国法的制裁。

  在李富山的“贪腐简历”上,“海运仓内参”(id:hycplb)发现了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。这个现象就是:在就任临沂大学副校长之后,他对房产有了浓厚的兴趣,并先后多次利用自己的权力,在房地产交易中牟取不正当的利益。

  在8月14日的庭审上,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是一笔717万余元的贪污款。而这笔赃款,正是以“换房”的方式落入李富山的腰包的。2011年4月,李富山找到了临沂大学校长丁凤云和学校管理人员王勇(二人也已被判刑),向他们提议一起在淮海御景湾小区选购联排住宅,购房差价从开发商淮海建设集团所欠的土地出让金中抵扣。

  按照当时学校的政策,新入职的校领导和教职工可以申请在淮海建设集团代建的4栋小高层中选房,以内部价购买。然而,李富山却不满意,他想要的是同一小区奢华的联排别墅。最终,李富山及其同伙,以购买小高层的内部价格购买了三套别墅,三套房的总价高达825万余元,而三人只交了108万余元。后来,他们将别墅以市场价卖出,其中717万元的差价,就这样通过“普通住宅换别墅”的把戏,落入了他们的口袋。

  从这笔房产交易中尝到甜头之后,李富山又变本加厉,继续在房子上做文章、搞腐败。

  临近退休,李富山将房地产商人李某约出来吃饭。席间,他提出要卖掉国土局分给他的房子,开价120万元,而该套房产市场价只有40万元。这相当于公开索贿,而李某则完全领会了李富山的意图,一口答应把房子买下来。

  一段时间以后,李富山安排人将房子过户给了李某,并发给了他一家济南房地产公司的银行账号,让李某打款119万余元。这笔钱后来直接被李富山用于在济南购房。这种明显的变相受贿行为,却被李富山狡辩成是“以房换房”的私人约定,通过复杂的房地产运作,李富山妄图将自己索贿的行为彻底“洗白”。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过纪检监察机关的眼睛。

  一直以来,在一些贪官眼里都有一种迷思。他们认为,不论自己此前多么腐败,似乎只要自己能够熬过退休这道“坎”,就意味着能够安全落地,不受追究。但是,正义或许会迟到,但绝不会缺席,在高压反腐的态势之下,不论是谁,只要腐败了,就必然要受到党纪国法的追究。李富山不过是其中一个典型的案例,他不是十八大之后第一个被调查的退休官员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  往大处说,十八大之后落马的最大“老虎”周永康,就是在彻底卸任退休之后受到调查,并最终得到法律审判的。而两个月前,引起媒体界震动的中国新闻社原党委书记、原社长刘北宪的落马,也是在其从媒体岗位上退下来之后才发生的事。

  而在和李富山行政级别相近的贪官之中,类似案例也不鲜见。今年9月,山东省日照市发改委原主任王泽晓被开除党籍、取消退休待遇,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。此人早在两年前就已退休,不但经营典当行、贷款公司大肆攫取钱财,还在长期包养情妇的情况下,多次接受老板安排的色情服务。此人在任期间,就想方设法腐败,而在退休之后依然不收敛,最终果然难逃法网。

  这些例子都说明,退休不是保护伞,只要做过亏心事,退休了也不等于“安全落地”,该来的总要来。能真正保证一个官员不会被查的不二法门,就是保持清廉,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。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照抓不误!大学副校长退休后被判11年!他们都没能平安落地…

  今天,《检察日报》在其专题版面《反贪周刊》上,刊载了《这位大学副校长退休后因贪腐获刑》一文。这篇文章详细描写了2014年接受调查的的腐败罪行,纪检与司法机关侦办此案的过程,以及案件背后暴露出的问题,引起了“海运仓内参”(id:hycplb)的注意。

  李富山,曾经担任过山东省临沂大学的副校长一职,在“出事”之前,他已经以副厅级身份退休,成了一位在家多年的“闲人”。除了临沂大学副校长以外,他还曾历任山东省临沂市苍山县委书记,临沂市政府党组成员、市长助理,临沂大学党委委员等职。在他看来,自己已经退休,按理说应该已经“平安落地”,但是,纪委却扎扎实实地杀了一招“回马枪”,将这位已经离开工作岗位的“老虎”成功挑落在地。

  2014年8月29日,李富山被山东省纪委立案调查,省纪委于同年9月26日将此案移交山东省检察院。9月30日,山东省检察院指定济南市检察院管辖,该院于10月8日以涉嫌受贿罪对李富山立案侦查。最终,李富山案于8月14日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。济南中院对被告人李富山以贪污罪、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70万元。

  很久很久以前,李富山也曾是一位好党员,好干部。根据《检察日报》的报道:“这位老共产党员,在2003年以前,本是群众口碑极佳的好书记。那时的他担任苍山县委书记、临沂市罗庄区区委书记,兢兢业业、奋发有为,单位的同事对他的评价也很高。”

  然而,随着他的职位越来越高,权力越来越大,这位口碑极佳的“好书记”走向了堕落。2003年,他调任临沂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局长,上任才一两个月,就受到了不少商人的“追捧”,起初,他还想保持清廉,但很快就坚持不下去了。最终,在“帮朋友忙”的名义下,他收取了小时的同村好友,如今的地产商人李某的一笔贿款,并帮助其办理了一张土地证,从此,开启了他长达11年的贪腐之路。

  李富山回忆说,当时因为是第一次收钱,确实也惶恐过,但一想,这不算什么违纪违法的大事,后来也就没太放在心上。谁知,正是这次的帮忙彻底冲破了李富山的为官底线。从此,李富山在各个岗位上都开始大肆寻租敛财,在十八大以后仍不收手,最终遭遇了党纪国法的制裁。

  在李富山的“贪腐简历”上,“海运仓内参”(id:hycplb)发现了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。这个现象就是:在就任临沂大学副校长之后,他对房产有了浓厚的兴趣,并先后多次利用自己的权力,在房地产交易中牟取不正当的利益。

  在8月14日的庭审上,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是一笔717万余元的贪污款。而这笔赃款,正是以“换房”的方式落入李富山的腰包的。2011年4月,李富山找到了临沂大学校长丁凤云和学校管理人员王勇(二人也已被判刑),向他们提议一起在淮海御景湾小区选购联排住宅,购房差价从开发商淮海建设集团所欠的土地出让金中抵扣。

  按照当时学校的政策,新入职的校领导和教职工可以申请在淮海建设集团代建的4栋小高层中选房,以内部价购买。然而,李富山却不满意,他想要的是同一小区奢华的联排别墅。最终,李富山及其同伙,以购买小高层的内部价格购买了三套别墅,三套房的总价高达825万余元,而三人只交了108万余元。后来,他们将别墅以市场价卖出,其中717万元的差价,就这样通过“普通住宅换别墅”的把戏,落入了他们的口袋。

  从这笔房产交易中尝到甜头之后,李富山又变本加厉,继续在房子上做文章、搞腐败。

  临近退休,李富山将房地产商人李某约出来吃饭。席间,他提出要卖掉国土局分给他的房子,开价120万元,而该套房产市场价只有40万元。这相当于公开索贿,而李某则完全领会了李富山的意图,一口答应把房子买下来。

  一段时间以后,李富山安排人将房子过户给了李某,并发给了他一家济南房地产公司的银行账号,让李某打款119万余元。这笔钱后来直接被李富山用于在济南购房。这种明显的变相受贿行为,却被李富山狡辩成是“以房换房”的私人约定,通过复杂的房地产运作,李富山妄图将自己索贿的行为彻底“洗白”。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过纪检监察机关的眼睛。

  一直以来,在一些贪官眼里都有一种迷思。他们认为,不论自己此前多么腐败,似乎只要自己能够熬过退休这道“坎”,就意味着能够安全落地,不受追究。但是,正义或许会迟到,但绝不会缺席,在高压反腐的态势之下,不论是谁,只要腐败了,就必然要受到党纪国法的追究。李富山不过是其中一个典型的案例,他不是十八大之后第一个被调查的退休官员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  往大处说,十八大之后落马的最大“老虎”周永康,就是在彻底卸任退休之后受到调查,并最终得到法律审判的。而两个月前,引起媒体界震动的中国新闻社原党委书记、原社长刘北宪的落马,也是在其从媒体岗位上退下来之后才发生的事。

  而在和李富山行政级别相近的贪官之中,类似案例也不鲜见。今年9月,山东省日照市发改委原主任王泽晓被开除党籍、取消退休待遇,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。此人早在两年前就已退休,不但经营典当行、贷款公司大肆攫取钱财,还在长期包养情妇的情况下,多次接受老板安排的色情服务。此人在任期间,就想方设法腐败,而在退休之后依然不收敛,最终果然难逃法网。

  这些例子都说明,退休不是保护伞,只要做过亏心事,退休了也不等于“安全落地”,该来的总要来。能真正保证一个官员不会被查的不二法门,就是保持清廉,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。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照抓不误!大学副校长退休后被判11年!他们都没能平安落地…

  今天,《检察日报》在其专题版面《反贪周刊》上,刊载了《这位大学副校长退休后因贪腐获刑》一文。这篇文章详细描写了2014年接受调查的的腐败罪行,纪检与司法机关侦办此案的过程,以及案件背后暴露出的问题,引起了“海运仓内参”(id:hycplb)的注意。

  李富山,曾经担任过山东省临沂大学的副校长一职,在“出事”之前,他已经以副厅级身份退休,成了一位在家多年的“闲人”。除了临沂大学副校长以外,他还曾历任山东省临沂市苍山县委书记,临沂市政府党组成员、市长助理,临沂大学党委委员等职。在他看来,自己已经退休,按理说应该已经“平安落地”,但是,纪委却扎扎实实地杀了一招“回马枪”,将这位已经离开工作岗位的“老虎”成功挑落在地。

  2014年8月29日,李富山被山东省纪委立案调查,省纪委于同年9月26日将此案移交山东省检察院。9月30日,山东省检察院指定济南市检察院管辖,该院于10月8日以涉嫌受贿罪对李富山立案侦查。最终,李富山案于8月14日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。济南中院对被告人李富山以贪污罪、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70万元。

  很久很久以前,李富山也曾是一位好党员,好干部。根据《检察日报》的报道:“这位老共产党员,在2003年以前,本是群众口碑极佳的好书记。那时的他担任苍山县委书记、临沂市罗庄区区委书记,兢兢业业、奋发有为,单位的同事对他的评价也很高。”

  然而,随着他的职位越来越高,权力越来越大,这位口碑极佳的“好书记”走向了堕落。2003年,他调任临沂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局长,上任才一两个月,就受到了不少商人的“追捧”,起初,他还想保持清廉,但很快就坚持不下去了。最终,在“帮朋友忙”的名义下,他收取了小时的同村好友,如今的地产商人李某的一笔贿款,并帮助其办理了一张土地证,从此,开启了他长达11年的贪腐之路。

  李富山回忆说,当时因为是第一次收钱,确实也惶恐过,但一想,这不算什么违纪违法的大事,后来也就没太放在心上。谁知,正是这次的帮忙彻底冲破了李富山的为官底线。从此,李富山在各个岗位上都开始大肆寻租敛财,在十八大以后仍不收手,最终遭遇了党纪国法的制裁。

  在李富山的“贪腐简历”上,“海运仓内参”(id:hycplb)发现了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。这个现象就是:在就任临沂大学副校长之后,他对房产有了浓厚的兴趣,并先后多次利用自己的权力,在房地产交易中牟取不正当的利益。

  在8月14日的庭审上,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是一笔717万余元的贪污款。而这笔赃款,正是以“换房”的方式落入李富山的腰包的。2011年4月,李富山找到了临沂大学校长丁凤云和学校管理人员王勇(二人也已被判刑),向他们提议一起在淮海御景湾小区选购联排住宅,购房差价从开发商淮海建设集团所欠的土地出让金中抵扣。

  按照当时学校的政策,新入职的校领导和教职工可以申请在淮海建设集团代建的4栋小高层中选房,以内部价购买。然而,李富山却不满意,他想要的是同一小区奢华的联排别墅。最终,李富山及其同伙,以购买小高层的内部价格购买了三套别墅,三套房的总价高达825万余元,而三人只交了108万余元。后来,他们将别墅以市场价卖出,其中717万元的差价,就这样通过“普通住宅换别墅”的把戏,落入了他们的口袋。

  从这笔房产交易中尝到甜头之后,李富山又变本加厉,继续在房子上做文章、搞腐败。

  临近退休,李富山将房地产商人李某约出来吃饭。席间,他提出要卖掉国土局分给他的房子,开价120万元,而该套房产市场价只有40万元。这相当于公开索贿,而李某则完全领会了李富山的意图,一口答应把房子买下来。

  一段时间以后,李富山安排人将房子过户给了李某,并发给了他一家济南房地产公司的银行账号,让李某打款119万余元。这笔钱后来直接被李富山用于在济南购房。这种明显的变相受贿行为,却被李富山狡辩成是“以房换房”的私人约定,通过复杂的房地产运作,李富山妄图将自己索贿的行为彻底“洗白”。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过纪检监察机关的眼睛。

  一直以来,在一些贪官眼里都有一种迷思。他们认为,不论自己此前多么腐败,似乎只要自己能够熬过退休这道“坎”,就意味着能够安全落地,不受追究。但是,正义或许会迟到,但绝不会缺席,在高压反腐的态势之下,不论是谁,只要腐败了,就必然要受到党纪国法的追究。李富山不过是其中一个典型的案例,他不是十八大之后第一个被调查的退休官员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  往大处说,十八大之后落马的最大“老虎”周永康,就是在彻底卸任退休之后受到调查,并最终得到法律审判的。而两个月前,引起媒体界震动的中国新闻社原党委书记、原社长刘北宪的落马,也是在其从媒体岗位上退下来之后才发生的事。

  而在和李富山行政级别相近的贪官之中,类似案例也不鲜见。今年9月,山东省日照市发改委原主任王泽晓被开除党籍、取消退休待遇,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。此人早在两年前就已退休,不但经营典当行、贷款公司大肆攫取钱财,还在长期包养情妇的情况下,多次接受老板安排的色情服务。此人在任期间,就想方设法腐败,而在退休之后依然不收敛,最终果然难逃法网。

  这些例子都说明,退休不是保护伞,只要做过亏心事,退休了也不等于“安全落地”,该来的总要来。能真正保证一个官员不会被查的不二法门,就是保持清廉,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。

责任编辑:张玉
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